标题填写

来这里,明星也免不了机场排队脱秋裤

本文作者是小万家族的@阿呆 & Noodles

12月第一天,北京雪后初晴,正在展示北方城市初雪之后特有的凛冽冬景。

而小万家族一行四人,则在清晨出发,从-4℃的北京飞往28℃的三亚。

在那里,中国内地最“青春”的电影节——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正迎接着全国各地的电影人。

三十多度的温差,让大批从北向南“迁徙”的电影人都难逃“机场换装”的游戏。 所以这一天,小万也成为了三亚凤凰机场“洗手间排队脱秋裤”盛况中的一员o(╯╰)o 当然,不止小万,所有千里迢迢飞来三亚的人,都逃不过这第一道关卡,比如电影节开幕式嘉宾黄觉:

更囧的是,在前往会场的出租车上,司机师傅看着小万手里抱着的羽绒服,热情地告诉我们这是三亚一年中最冷的季节……

作为中国内地最南端的电影节选址,踏出机场,三亚就以她独有的南洋风情,带我们走进了那些熟悉的热带电影中: 挺括的椰树矗立街边,投下伞盖一样的阴影遮蔽烈日;

阴影里,是成群结队的小摩托车穿梭街头,各式头盔和摩托带着小万一秒穿越到《蓝色大门》中的台湾街头;

酒店外两公里,就是著名景点“椰梦长廊”,平缓柔软的沙滩和清澈的海水让这条风景大道成了小万工作之余的最佳放松场所;

打开外卖软件(是的,为了工作,小万根本没有时间出门觅食QAQ),入目满是海鲜烧烤,勾着小伙伴们肚里的馋虫疯狂叫嚣……

三亚名品-清补凉

当然,这舒适的三亚冬季,也为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提供了很多其他内地电影节没有的特色:沙滩红毯海边露天开幕式就是其中重要一环。 而最大的特色环节,则是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独有的——沙滩放映

本次电影节主打“全民放映”主题,除了在主会场红树林1+X影院进行放映外,还在海口、琼海、儋州三个城市放映“全岛嘉年华”单元影片。 除此之外,12月2日-7日之间,主办方还在大东海景区沙滩上搭建沙滩放映点,每晚放映一场“经典重现”单元影片。这是目前国内电影节中唯一的户外沙滩放映,并向公众免费开放。

放映首日,活动结束后才赶到大东海沙滩的小万愣是没能坐到位置。 还未到放映时间,官方提供的200把沙滩椅早已坐满观众,其中不乏互相搀扶而来的老人,和带着小朋友的父母。

这场景,瞬间让小万想到了童年时期家乡的流动放映队。 听着海浪,吹着海风,和银幕上闪动的黑白老电影一起重回一代人的电影记忆,实在是一次美好的经历。

当然,拉开这梦幻一夜的序幕的,还有映前的大东海景区海上烟花。

作为电影节重头戏,影片展映当然是小万个人最期待的环节。 毕竟能在大银幕上看到来自全亚洲甚至全世界的优秀电影,是每个电影人的心愿。

本次电影节展映主阵地

只是因为海南岛电影节行程设置过于紧密,多场重要电影的放映都与大师班等活动冲撞,逼迫着影迷忍痛二选一。 因此本次电影节,小万也只在工作间隙见缝插针地看了八部影片。

虽然数量不多,但它们也各有各的精彩和魅力。 其中最期待的,自然是平遥影展期间因工作遗憾错过的《气球》《拉姆与嘎贝》万玛才旦松太加,无疑已经是优秀藏地导演中的第一梯队。

两人先后有作品登陆院线(《撞死了一只羊》和《阿拉姜色》),也让更多观众看到他们备受嘉奖的缘由: 虽为藏语电影,但他们都尝试跳出对藏族和宗教的固有眼光,讲述普世的情感羁绊,传递平凡人的价值冲突。

新作也一样,《气球》借宗教与科学的冲突,映射理性与感性的对撞; 《拉姆与嘎贝》则通过一对无法结婚的年轻人,探讨过去与未来、世俗与理想的矛盾难题。

好消息是,《气球》不仅获得本届金椰奖最佳影片,还有望明年上映,无缘电影节的观众也有机会再入梦幻藏地了。 开幕影片《热气球飞行家》小万也没有错过。

《万物理论》之后,“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菲丽希缇·琼斯再度合作传记片,再现了气象学家与热气球驾驶员合作进行科研性热气球飞行的故事。 他们的这次飞行,将人类未携带氧气瓶进行的热气球旅行高度提升至30000英尺(这一纪录保持了40年)。

而电影突出的部分,则是上升至30000英尺之后,两人数次遇到生死攸关的险境,又数次化险为夷的过程。 在小万看来,《热气球飞行家》完全可以视作优秀的冒险片,体验“一边手心冒汗一边感叹科学真伟大”的观影体验。

华语片中,还有一部“特殊”的电影在三亚进行了全球首映——武侠片《无名狂》。 这部电影是影评人导演李云波的新作,请来冯小刚监制,围绕传奇门派“无名门”讲述一个“谁是凶手”的悬疑故事。

看完全片,小万负责任地讲,海报传递的摄影和色调,以及预告片中惊鸿一瞥的惊艳配乐,都贯穿全程,带来了久违的“武侠”感。

但这片最大的特点,是它一部分的拍摄资金是由4475位影迷众筹而来。 影迷自己选择和投资的电影,怎能不看? 除此之外,小宋佳任素汐两位实力女演员的新片也在这次的展映环节亮相。

前者与朱亚文合作《诗人》,讲述一段不接地气的、疯魔的爱情。 后者为李岷城做绿叶,在《通往春天的列车》中两人合作呈现“年轻人远离家乡”的社会现状。

《何以为家》导演娜丁·拉巴基则回归演员职业,在新片《1982》中饰演一位小学老师。 同样关注黎巴嫩政治问题,《1982》选择以懵懂的小孩子为切入点,无邪童真与战争的硝烟构成最残酷的对比,提醒着观众人性的复杂。

除了前面7部剧情片,小万也观看了期盼许久的一部“干货”纪录片——《回忆录:异形起源故事》

这是专为纪念影史科幻经典《异形》上映四十周年而制作。

导演亚历山大·欧-菲利普(《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洗》)另辟蹊径,从《异形》诞生背后的科幻电影史、文学、美术、漫画、寄生学、神话等角度为我们梳理追溯了“异形”到底从何而来,很长见识。

巧合的是,这八部剧情片/纪录片都试图关注我们日常生活之外的故事和细节,带给观众陌生又鲜活的观感。就像在黑暗中,在银幕前,体验两个小时的平行人生一般,魔幻又精彩。

观影之外,电影节提供的另一大福利便是有机会现场聆听重量级影人关于幕后创作和人生经验的分享。

大师嘉年华”单元既是讲座,也是聊天,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总觉过得太快。

作为此次大师班的唯一华人导演,曾拍出《胭脂扣》《阮玲玉》《蓝宇》等名片的关锦鹏分享了他的女性创作视角以及他与女演员合作的过往。

想了解关导,那部自我剖析式的纪录片《男生女相:华语电影之性别》一定要看;

忆及逝去的老友梅艳芳,关导谈到了她当初如何坚持让张国荣与她搭档《胭脂扣》,而张国荣“十二少”这个角色曾一度有意让郑伊健来演。

关锦鹏擅长发掘女演员潜力,被性感标签牢牢绑住的邱淑贞也在他的指导下展现了另外的样子,那就是《愈快乐愈堕落》。

还有张曼玉为准备《阮玲玉》剃掉眉毛以及遗憾没有帮助郑秀文很好地演绎《长恨歌》等幕后细节。

伊桑·霍克在出场前,大屏幕上特意播放了24年前《爱在黎明破晓前》中他与朱莉·德尔佩那段经典的相遇戏。

“爱在”三部曲当然是伊桑·霍克此次大师班绕不过的话题,他也回忆了导演林克莱特独特的拍摄方式——邀请演员参与剧本和导演工作,常态化的即兴创作让他感到压力不小。

他把“爱在”三部曲与《少年时代》列为人生中非常重要的组成,并且它们的制作近乎是同步的,时间漫长、意义独特。

伊桑还在现场自曝他非常想拍一部中国的功夫片,笑称自己可以演个被刺杀的CIA特工之类的,如果可以,那“简直就是梦想成真”。

说到动作类型,曾执导过《空中监狱》《古墓丽影》《机械师》的好莱坞导演西蒙·韦斯特也坐客大师班。

西蒙表示自己12岁的时候就想拍电影,会省出很多零用钱买录像带,职业生涯起点是在英国BBC。

对于最擅长的类型,他说“动作电影要有故事性,而不仅是动作场景,永远将你的主角放在一个中心的位置”。

大家熟悉的《古墓丽影》,其实在选角时安吉丽娜·朱莉并不被制片人看好,而西蒙认定朱莉身上有一种“狂野”和“危险性”,是与角色契合的,最终成就了“劳拉”。

西蒙·韦斯特此次是带着灾难动作新片《天火》来到海南的,女主角正是天王嫂昆凌

从三亚回到北京,也意味着今年内地的大型电影节活动宣告结束。

这一年里,万达电影新媒体的伙伴们陆续参与了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第二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第十三届First青年电影展、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和这次的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

北京国际电影节重展映(尤其是影史经典),影迷效应最为集聚;

上海国际电影节是目前唯一的国际A类电影节,展映、竞赛兼顾,且上海是中国电影的摇篮,历史氛围浓厚;

First如其名,初生牛犊、新鲜血液,那里映照电影的过去更孕育着电影的未来;

深居内陆的平遥坐拥类似于戛纳的电影宫环境,纯粹、宁静、舒适;

海南,主打海岛环境、全民放映和市场展会,只有两岁,尚有空间,正在路上。

明年,小万也会与电影,继续在路上。

最后,小万附上本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椰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气球》万玛才旦评委会大奖:《大火将至》奥利维尔·拉克谢最佳导演:王丽娜《第一次的离别》最佳男演员:松田龙平(《影里》)、塞米·鲍亚吉拉(《一个父亲的寻肝之路》)最佳女演员:索朗旺姆(《气球》)最佳编剧奖:梅迪·巴沙卫(《一个父亲的寻肝之路》)最佳技术奖:《白蛇传·情》最佳儿童片奖:《1982》最佳纪录片奖:《关于爱》最佳短片奖:《万物具形》组委会特别奖:《此时此刻——共祝新中国70年华诞》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