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填写

三大支柱业务市值超万亿美元 总统候选人还想分拆谷歌吗?

划重点:

  • 1 Alphabet最近史无前例的披露了包括YouTube和谷歌云服务在内不同部门的规模和增长率,这让市场得以第一次明确评估‘如果将其主要部门剥离为独立公司的潜在价值’。
  • 2根据华尔街分析师的意见计算得出的结果表明,仅Alphabet规模最大三项业务目前的价值就相当于整个公司当下1.04万亿美元的公开市值。
  • 3目前,Alphabet披露的主要财务战略是加大股票回购力度,通过使用可用现金减少股票数量来提高每股收益。

腾讯证券2月14日讯,像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些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活动中一直在围绕拆分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科技巨头展开竞选活动。他们的想法是,像Alphabet的这样企业拥有大量科技资产,比如搜索业务、YouTube和快速增长的云计算业务,而这些都让他们变得过于强大。

但市场能诱使Alphabet先于监管机构主动出击吗?

Alphabet在最近史无前例的披露了包括YouTube和谷歌云服务(Google Cloud Services)在内的不同部门的规模和增长率,这让市场得以第一次明确评估‘如果将其主要部门剥离为独立公司的潜在价值’。与此同时,州总检察长正与司法部进行协调对谷歌进行反垄断审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则计划调查Alphabet、苹果、亚马逊、微软和Facebook此前进行的许多收购案。

如果要分析Alphabet潜在的分拆价值,那就首先要根据它们各自最接近竞争对手的市值,来推算出谷歌搜索、YouTube和谷歌云的价值。

CNBC根据华尔街分析师的意见计算得出的结果表明,仅Alphabet规模最大三项业务目前的价值就相当于整个公司当下1.04万亿美元的公开市值。这还不包括超过1000亿美元的现金,以及2019年收入为140亿美元的一系列业务价值。美国财务研究分析中心CFRA Research追踪谷歌的分析师约翰·弗里曼(John Freeman)表示,总的来说,分析指出,相对于其各个业务部门,其整个公司(Alphabet)的估值可能是被严重低估的。

“一些分析师声称,Alphabet的拆分会更具价值,这一想法大致是正确的。(拆分)确实会失去一些协同效应,但这些业务其实一直在相当独立地运营。”弗里曼说道。

Alphabet本身没有说过要进行拆分或进行任何重大的战略调整,该公司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谷歌搜索VS Facebook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RBC Capital)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表示:“(其中)规模最大、也最具价值的是谷歌搜索业务。最简单的估值方法是将其规模和增长率与谷歌在在线广告市场上唯一竞争对手Facebook的规模和增长率进行比较,因为Alphabet到目前为止已经细分了每项业务的销售额,但只汇总了它们的盈利能力数据。”

根据汤森路透50位分析师给出的预测,他们平均预计Facebook今年销售额将达到857亿美元,同比增长21%。经现金持有量调整后的市值为5400亿美元,相当于其销售额的6.3倍左右。

根据公司的10-K报告,谷歌该业务在2019年的销售额为981亿美元。弗里曼说,按照这个粗略的规则,谷歌以搜索为主的核心广告业务价值约为7100亿美元,占该公司1.05万亿美元市值的70%。马哈尼说,Facebook估值的略有缩水是合适的,因为其广告销售增长速度快于Alphabet。

YouTube与Netflix之争

谷歌披露,旗下YouTube在2019年的广告销售额为151亿美元,同比增长36%。

对于YouTube来说,目前市场上最接近的竞争对手无疑是流媒体视频巨头Netflix。Netflix拥有一个非常不同的商业模式,因为它通过订阅而不是广告销售来赚钱。但YouTube第四季度的自有订阅服务也达到了30亿美元的运行率,这使YouTube的总收入略高于180亿美元。今年的这一数字可能会进一步增长,使YouTube的年收入达到230亿美元左右。

马哈尼说,Netflix当下估值大约是其2020年预期销售额的6.8倍,因此一个创收230亿美元的YouTube价值约为1560亿美元。

谷歌云VS 微软Azure+亚马逊AWS

根据Alphabet披露的数据,谷歌云服务去年的增长达到了50%以上,销售额达到89亿美元。但评估云业务价值的难点在于,谷歌云服务的两个主要竞争对手微软Azure或亚马逊AWS目前都不是独立运营的。

马哈尼用10倍的销售额作为评估AWS价值的系数。而随着谷歌云服务今年的增长速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到2020年年中至晚些时候,这可能会使谷歌云服务的价值达到1500亿美元左右。

弗里曼说:“我认为谷歌云将在云计算领域占据相当大的份额,部分原因是Alphabet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将使他们将自己的产品与竞争对手区分开来。或许云计算领域亚马逊、微软、谷歌的排名不会改变,但后者显然将获得更多属于自己的份额。”

总结

归根结底,谷歌的核心广告业务、YouTube和云服务独立价值相当于整个公司现在的市值。

这表明,市场要么低估了这些业务,要么对谷歌115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扣除债务后)几乎没有赋予价值,没有对谷歌亏损的其他部门进行估值,也没有对谷歌Play、硬件和其他在2019年创造了140亿美元收入的运营业务进行估值。

弗里曼说:“即使你不是天才,你也知道这些业务中的一部分会(拆分)成为大企业。”

其他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包括技术智库Jigsaw、智能家居设备公司Nest和网络安全公司Chronicle则被谷歌重新吸收。

目前,Alphabet披露的主要财务战略是加大股票回购力度,通过使用可用现金减少股票数量来提高每股收益。谷歌在第四季回购了61亿美元股票,是上年同期的两倍。尽管去年产生了超过30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但该公司仍然未对普通股支付股息。

弗里曼说,华尔街预计谷歌不会在每年在资本项目上花费250亿美元,在研发上另外花费260亿美元的时候选择拆分自己。但他补充说,这些数字也让分析师感到放心,因为如果华盛顿真的坚持将公司拆分成几个主要部分,股东们也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弗里曼说:“我不认为他们会害怕(华盛顿强迫拆分)。(对Alphabet来说)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政府强行规定他们可以使用哪种广告算法。”(德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