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填写

阿里巴巴财报电话会议实录:疫情会对收入产生负面影响

划重点:

  • 1阿里巴巴CEO张勇称,经过这次疫情之后,很多消费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冠状病毒的爆发确实带来了很巨大的挑战。
  • 2阿里巴巴CFO武卫表示,我们预计3月季度的收入增长会受到负面的影响,也就是说增长率会有所放缓,不排除它是一个较大幅的放缓。
  • 3武卫表示,这次疫情对菜鸟的影响挺大,由于快递员没有回来,运力不够,也有包裹积压,在前面几天运力只有百分之十几,不到二十。

腾讯科技讯 2月13日晚间,阿里巴巴集团(纽交所证券代码:BABA)周四盘前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三财季未经审计财报。

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第三财季营收1614.56亿元(约合231.92亿美元),市场预期1592.09亿元,去年同期为1172.78亿元,同比增长38%;归属阿里巴巴集团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523.09亿元(约合75.14亿美元),市场预期为303.35亿元,去年同期为330.52亿元,同比增长58%。

财报发布后,阿里巴巴CEO张勇、CFO武卫等出席了电话会议,解读最新业绩,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阿里巴巴第三财季总营收1614亿元 同比增长38%】【财报图解|中国电商零售和阿里云业务增长助阿里第三季营收同比增长38%

以下为腾讯科技整理的阿里巴巴电话会议分析师提问部分:

分析师:消费者不断向线上购物转移,商家也都是在线上做业务,这次疫情会对他们有多大的影响?第二个问题,对于本地服务来说,阿里巴巴是怎么在外卖之外给饿了么注入其他的业务活力?

张勇:实际上经过这次疫情之后,很多消费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现在有很多人在家里远程办公、远程上班,并且在家里通过电商渠道来购买生活必需品,包括生鲜等,冠状病毒的爆发确实带来了很巨大的挑战。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给了人们一个机会,可以来尝试一些新的生活和工作的方式。我想到最终的时候,应该说这是一个必然的大的趋势,无论是在企业方面也好,还是在居民生活方面也好,都会有这样一个不可阻挡的数字化的趋势,不断地来展开。长期来说的话,这样的发展趋势对于全社会的数字化还是有益处。

关于第二个问题,本地生活服务,我们认为是消费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大家也知道阿里巴巴是有长期的决心和承诺,要来发展我们的本地生活服务。

我们并不认为它是一个业务,更多的是一个支持消费的基础。所以我们很高兴现在我们的胡晓明是本地生活服务的主席,他可以更好地驱动支付宝和本地生活服务之间的协同效应,支付宝一开始是支付工具,但是现在日益成为非常强大的消费者的媒介。

分析师:关于天猫跟淘宝的问题,前面讲过你们的供应和物流在疫情下受到影响,请问在需求方面,可以跟我们讲一讲不同产品的品类,现在在需求方面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服装、家电各方面大的品类需求的变化是什么样的?

张勇:针对你的问题,确实在这段时间我们看到品类之间出现很多变化,像食品、生活用品、快销品这些品类,还是有非常快的增长。当然这个增长一方面来自于中国原来的传统电商销售,现在这些产品基于附近地面门店的销售也是非常火爆。

对于其他的像服装和消费电子的产品,确实会有挑战。挑战首先还是来自于供给,同时是来自于疫情最严重过程当中,消费者毫无疑问在这些环境下购买这些品类的意愿也会有暂时的下降。但是我相信未来情况会得到一些好转。

对于地区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这次疫情也让很多低线城市比较新的用户、网上用户开始购买日常很多的必需品,我想这对未来来讲是非常好的变化。

分析师:关于疫情对本季度的财务带来的影响。刚才听到您说和实体的生产、配送有密切关系的业务量可能有所减少,听到您说中国的零售市场收入从3月份这个季度会有所下降,包括CMR和佣金收入都会有所下降,是不是听到您说了这样的话?请您稍微澄清一下。

第二个问题,如果这次的疫情结果是短暂的影响,就像2003年的“非典”,您认为这个疫情过后的复苏将是V型还是U型的复苏的曲线?或者换句话说,疫情结束有没有什么因素会妨碍我们立即加以恢复?

武卫:我先回答您关于财务影响的问题,后面关于复苏曲线是U型、V型还是交给张勇来回答。刚才我们是讲到疫情对于3月季度的财务影响,我就指出了两个方面的影响。第一是疫情直接的影响,第二是给到商家的扶持和资助的项目。从总体的影响来说,我们预计3月季度的收入增长会受到负面的影响,也就是说增长率会有所放缓。有可能不排除它是一个较大幅的放缓,可是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因现在才是2月中旬。

第二点,在中国新零售的业务当中,包括像CMR、淘宝、天猫、本地服务、新零售服务,这些都可能会经历负的收入增长,这是我想澄清的第一点。

张勇:我回答第二个问题,到时候是V型还是U型的调整或者是复苏,我觉得主要看还需要多少时间疫情才能结束,如果说需要很长的时间疫情才能结束,那可能需要更加长的时间才可以恢复复苏。因为现在很多的服务业都是中断了,近几天也看到除了武汉之外一些大城市情况似乎也是有好转的迹象,下面还要再看一看这个情况的发展才能知道恢复的时间。

分析师: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本地生活服务,我们看到EBITA亏损率收窄,想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趋势,会不会一直延续下去?我们也知道饿了么有48%的新增用户是来自于支付宝的APP,这是不是说明这个领域的竞争现在是趋于理性化的?第二个问题,我们看到在产品研发费用当中运营杠杆率是有所提高的,可以不可以稍微介绍一下?

张勇:本地生活服务业务,我们是承诺和决心于推动长期的发展。我们管理这个业务,并不是说盯着EBITA比率来进行管理。我们的重点,就是要为商家和消费者、客户创造价值。现在确实也是这样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拥抱数字化,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把他的生活也都在拥抱数字化,所以作为我们来说,我们是努力来探讨找到在哪些方面以什么方式可以为商家、为消费者创造更多更好的价值。

武卫: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产品研发方面的杠杆率,如果分项来看的话,你会看到这里面很大的一块,就是员工的费用。随着我们业务的增长,我们也是不断在物色聘请,希望聘请很多顶级的数据科学家。反正这个季度,我们也是录得了很强劲的收入增长,但是招募员工方面没有达到同样的速度。你可以这样来理解,业务增长有它的速度,但是随着速度的加快,有些固定成本不会相应加快,从而形成了你所说的情况。

分析师:关于疫情的进展,刚才提到有可能收入增长会有负面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像我们成本端除了一些固定的成本必须要花的,我们一些比较变动的成本,比如不是非要花的东西会不会有相应的减少?

武卫:这个问题是关于在现在的情况下,成本和费用支出是不是会有一些节约。的确是的会有节流,比如比较典型的像线下的会议,像是差旅,肯定就不会跟一般季度一样的。我们也非常快速“盘”了节流的,因为这个是坏事,但是里面也有一些可以变成好事的因素。我们从年前就开始管理层线上办公,员工也线上办公,我们在家办公,等于远程办公,其实工作效率是非常不错的。整个经营和运营也都非常好。我们趁着这一次也有一些总结,有一些东西部得非要线下,线上也可以搞的很好,确实有一些节约。

分析师:我想问一个比较宽泛的问题,尤其是讲到线上零售的渗透率,尤其是在中国。您在刚刚开始电话会议的时候也说到了,在这一季度27%零售业务在中国是发生在线上的。您也说了,有些国家渗透率比你们高,有些比你们低。你们认为这种区间是什么样?或者你们怎么认为是高的,或者你们认为网上零售会达到多么高的比例?

张勇:谢谢你的问题,关于线上零售的普及率,还是要看不同的地区。现在我们的一线城市、最发达的城市,应该说线上零售的普及率还是非常高。但是在低线级城市需求还是在快速增长的。刚才我们也报告说有超过50%的新增客户是来自于欠发达的地区,不光是低线级的城市,包括农村地区都有条件,因为有4G、未来会有5G的基础设施来加以支撑,所以农村地区的人们可以享受和都市居民同样的数字生活。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品类方面,确实线上零售按不同的品类来看还是有蛮大的差异,在这次的疫情爆发之前,像服装和消费电子品这一方面的需求还是比较高的但是在食品,尤其是生鲜这一方面普及率还是偏低。但是最近由于疫情爆发,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线上进行日常生活物资,包括生鲜食品的购买。要么是电商平台,或者是用一个手机的移动APP从附近的门店来购买。我们认为在疫情过后,可能人们更加愿意在线购买日常的必需品。

分析师:刚才没有提到菜鸟,3月份菜鸟会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武卫:关于菜鸟被这次疫情的影响,是不是也会是呈现负增长,像中国零售、淘宝、天猫或本地生活那么大,菜鸟的情况,其实在财务上的体现还可以,但实际的影响挺大。为什么这么说呢?背后有原因。就是从2月初到现在,我们也观察到由于快递员没有回来,运力不够,也有包裹积压。其实在前面几天运力只有百分之十几,不到二十。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在收入上没有体现那么大的影响?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菜鸟今年的收入增长其实非常好,包括技术性的产品开始慢慢收费,包括我们末端的服务收入增长非常好。整体来讲比去年的基数还是会增长的。第二个是国内的服务,由于菜鸟是被合并的公司。比如说提供给天猫、猫超的服务是内部抵销的,所以一大部分收入虽然受到影响,但是其实不体现在收入那一行上面。

分析师:刚才讲到这12天看到情况有所好转,不一定量化,可以从定性方面讲一下有什么样的好转,有多大的好转?您也讲到的这样的疫情考验来临之后,可以带来一些契机、一些机会,举例来讲钉钉,现在似乎有2亿多人从家里远程办公,您认为钉钉有哪三个最好、最主要的功能或性能可以支持大家的需求?从疫情爆发之后,给钉钉带来的业务增量和发展的机会有多大?比如讲一下DAU、MAU等数字。

张勇:实际上疫情的爆发这15天、10天以来是带来很大的影响,直到本周从周一开始,在很多的大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东、深圳,有很多公司的员工或者部分员工开始重新上班,网络也开始恢复,所以我是从这个意义上,情况开始有一些好转了。

但是关键的还是看供给方面,包括产品的供应,包括物流运力,包括服务的供应。需求还是在那里的,我坚信经过疫情结束之后的话,消费者肯定是很愿意出去进行消费,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是待在家里。钉钉在疫情爆发期间是得到了爆发性的增长,很多人会用它。而且你问到主要的性能,主要的性能是可以帮助人们从家里进行远程办公,也可以进行虚拟的会议包括做虚拟教室,学生与老师可以进行互动。

刚才我也讲到了第三点,钉钉推出了健康状态的打卡服务,大家可以在钉钉上报平安,这些功能现在是受到了很多公司、很多学校、很多单位的欢迎。面对需求方面的爆发性的增长,我们这十天一直在大力来提升钉钉的容量,但是要增加它的容量我们也面对一些瓶颈需要来加以克服,因为需要用到一些数据中心,有一部分数据中心还不能使用,因为属于在疫区当中,是受到管控的。总体来说,我认为现在人们恢复上班了,这个是好事。